• <tr id='Rh3Fdc'><strong id='7P6ujj'></strong><small id='8o60ID'></small><button id='BGq9Ki'></button><li id='Ra7wZp'><noscript id='FDeKLt'><big id='FFiXA8'></big><dt id='EUPusx'></dt></noscript></li></tr><ol id='oYTGG6'><option id='IMdG4C'><table id='nXmWSC'><blockquote id='Cv0lKh'><tbody id='XjrMt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Cz7JK'></u><kbd id='YX7obv'><kbd id='WrZD2o'></kbd></kbd>

      <code id='N3pUnv'><strong id='YR47dJ'></strong></code>

      <fieldset id='ZWmEmN'></fieldset>
            <span id='r19ETZ'></span>

                <ins id='BFspOJ'></ins>
                    <acronym id='w5rANx'><em id='DCxHTk'></em><td id='jgYMal'><div id='VEaDvV'></div></td></acronym><address id='t92Thx'><big id='AWi5hE'><big id='pJ5RPT'></big><legend id='5LHazO'></legend></big></address>

                      <i id='H6cLlt'><div id='A9lfod'><ins id='kPxKo7'></ins></div></i>
                      <i id='JJniW3'></i>
                        • <dl id='Dgxxez'></dl>
                            <blockquote id='sLdEJZ'><q id='FDYbXd'><noscript id='cbMSOw'></noscript><dt id='b6jSb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v8VHg'><i id='mbazoh'></i>

                            首页

                            川航:备降机组人员状态良好充分休息后将继续飞行

                            时间:2021-03-01 11:14:42 :国产航母舰长公开亮相曾临危受命参与多国联演 | 浏览量:38509

                            浙江风采网是一站式的大型专业购彩平台。新浪彩票合作伙伴,官方指定投注网站,购彩有保障。百万秒到,大额无忧!省委书记1个电话连拨4次才通却让这企业绝处逢生

                              地方政府押注氢能背后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陈惟杉

                              发于2021.3.1总第985期《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9月,财政部等五部委《关于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的通知》对外发布,被业内称为“新国补”,这一针对燃料电池汽车的专项政策再一次激发了地方政府发展氢能产业的冲动。

                              “‘新国补’出台,对申请示范城市群有几条限定条件,比如要求至少建成两座加氢站、推广100辆燃料电池汽车,并且要求地方初步构建政策体系,所以去年9月21日后一些地方密集出台支持燃料电池车发展的规划、布局加氢站。”云浮(佛山)氢能标准化创新研发中心主任赵吉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汽车产业辐射面广,地方政府对其拉动经济增长寄予厚望,加之被能源革命的概念所吸引,地方政府对发展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渴望并不难理解。有地方政府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作为未来可能的支柱产业,现在砸入多少钱都不为过,如果别人抢先布局后就没有机会了。“我们在纯电动汽车上就没抓住机会,这次不能再错过。”

                              已经经过两轮评选的示范城市群名单尚未出炉。但无论是将奖补面向特定城市群,还是奖补额度,“新国补”都显得更为审慎,被外界解读为吸取了纯电动车补贴的教训。但是地方政府的冲动依旧,各地纷纷押注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究竟意味着什么?重复建设、地方保护、骗补等等过往走过的弯路还会再走一次吗?

                              冲刺“示范城市群”

                              2020年,地方政府关于氢能产业的规划密集发布,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景春梅看来,推动这一次热潮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关于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的通知》(下称《通知》),“为了能赶上这趟车,地方政府加快出台地方规划”。

                              《通知》改变了此前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新能源车购置补贴的方式,转而面向“示范城市群”进行定向奖补,同时为示范城市群申报设定门槛。“去年燃料电池车投放市场的时间点很有意思,上半年市场比较冷淡,《通知》的征求意见稿4月底下发到8省市,9月底正式发布后,各地密集出台规划,建设加氢站,陆续投放车辆。”赵吉诗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9月,燃料电池车的销量只有1辆,10月销量实现同比增长,11月与12月的销量均超过200辆。

                              “一些地方就是为了申报示范城市群投放燃料电池车,完全基于短期考虑。”一位整车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去年就有内陆城市政府找到我们,计划为申报示范城市群投放50辆氢燃料电池车,但其实那座城市既缺乏氢源也没有应用场景。”

                              赵吉诗认为,国家奖补限定在示范城市群的初衷是为了减少重复建设,但从结果来看,一些地方仍在重复建设,起码在申报示范城市群过程中存在盲目投入的情况。

                              “西部一些地区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拥有制氢优势;有些地区稀有金属等矿产资源丰富,可以发展关键材料生产;还有一些地区有制造业基础,在装备制造、零部件制造方面有优势,每个地方都可以找到产业链上的一些点进行分工,不一定都发展大而全、小而全的产业链。”景春梅向记者透露,《通知》推迟了一个月才出台,文件原本是从制氢到应用,对示范城市(群)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有打分,“我当时提到,这不是倒逼每个地方搞全产业链吗?这是资源浪费,重复建设。”

                              《通知》的解读提到,拥有产业链上优秀企业的城市可以参加多个城市群,防止个别城市以强制要求外地企业在本地投资建厂为合作前提,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广东被要求和外省合作,比如与福建合作解决氢源问题,与榆林这样的西北城市合作解决示范的广泛度问题。”

                              但在发展氢能产业的冲动下,各地正通过优惠条件争取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落地,各地的产业规划往往提到 “孵化本地产业链”,给出引进与培育企业计划,特别是一些电堆和核心零部件企业,如重庆在规划中提到,计划到2022年,引进和培育氢燃料电池电堆和核心零部件企业6家。

                              “几乎每一位到企业参观的政府官员都会提议,‘到我们那里建个分厂吧’,某西部省份的招商代表甚至到访过多次。”广东泰极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泰极动力”)副总经理赵德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泰极动力是佛山市高明区第一个“拿地即动工”项目,拍下26亩土地后即刻开始建设,地价每亩约35万元,低于50万元的市价。引入泰极动力是高明区规划的氢能产业园的一部分,随后引入的整车厂一汽解放甚至享受到了更为低廉的地价——25万元/亩。

                              除去地价优惠与审批便利,政府通过国资平台直接入股也并不鲜见。有膜电极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司所在地政府直接通过国资投资公司投资1.5亿元,成为持股45%的第一大股东。“其中5000万元是股权投资,另外1亿元以明股实债的方式进入公司,因为要确保国资的保值增值,5年内可以原价回购股权,5年后按照2%的年息收取利息,算是利息极低的贷款”。

                              “如果企业数量越来越多,最终需要足够容量的市场匹配,否则投资也会打水漂,政府招商引资也要考虑市场接受程度。”佛山市氢能产业协会会长林俊峰认为,当前电堆和核心零部件企业数量已经过剩。

                              国鸿氢能副总经理刘志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国内能做电堆的企业不下20家,但是整个行业良莠不齐,而且各家出货量都不多。但企业在地方政府给出市场承诺的情况下依然没有停止产能扩张。

                              “我们非常慎重,不可能到全国各地‘插红旗’,投产能。”但刘志祥承认,国鸿氢能在广州的产线在今年七八月份可以投产,而且目前还在跟多地政府洽谈产能落地。国鸿氢能只有一条电堆产线,位于云浮市,2017年投产,最初设计的产能是一年30万千瓦,当时一个电堆功率接近18千瓦,年产近两万台,而去年这条产线的产量只有8万多千瓦,这条产线远未达到设计产能。

                              “地方政府发展氢能产业的潜规则就是,政府给出订单的同时要求企业产能落地,但这不就是重复建设吗?本来一家电堆企业没有必要在全国范围布局公司,这会给企业带来额外成本,但地方政府需要企业带来税收、产值。”赵吉诗坦言。

                              地方保护在所难免?

                              在赵吉诗看来,示范城市群政策落地后即使省内城市能协调好,避免重复建设也算达到目的。“中国市场足够大,只是目前氢能产业盘子比较小,各个地方布局看起来有些浪费,但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和环武汉,产业链可以形成闭环,再辐射周边,但是如果这几个区域内部再‘打架’就没有意思了。”

                              破除地方保护在纯电动车补贴时代就是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在几次补贴政策调整的过程中都会提及:不得设置或变相设置障碍限制外地品牌车辆及零部件、外地充电设施建设、运营企业进入本地市场。

                              但在氢燃料电池车产业发展的初期,地方保护似乎仍然在所难免。上汽大通燃料电池平台总经理高辉强认为,地方保护对整车端的应用推广、技术进步比较不利,“现状是,不是最优秀的产品占领市场,而是在当地有产业落地的产品占领市场。”

                              一位膜电极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氢燃料电池产业目前属地性非常强,因为地方政府都希望扶持本地车企与零部件企业,“比如亿华通在京津冀市场占据优势,即使广东有很多市场机会,亿华通也不会碰,有点儿割据的意味。”

                              有整车企业负责人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车辆只有装配亿华通的系统,张家口政府才会采购,“招标文件的技术指标几乎全部瞄准亿华通的技术指标设置。”去年4月,张家口政府与整车企业康盛股份等企业签署合作协议时提到,在同等产品质量条件下,康盛股份优先采购张家口本地企业生产的材料和配件,同时张家口市优先采购康盛股份的产品。

                              而采购环节的地方保护,甚至发生在同一座城市不同的区政府间,前述车企负责人告诉记者,采购同一规格公交车,佛山南海区会要求车辆装配区内系统厂商的系统,最近投放的一批车的系统订单基本被在南海区落地的爱德曼与重塑分食,而高明区政府在采购时也会要求车企安装指定厂商的系统。

                              “一些车企、零部件企业认为佛山应用市场广阔,希望落地,但是会发现如果落地在高明区,很难进入南海区的市场。现在全国都是这样的套路。”前述整车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后大家发现南海区政府能够承诺的市场最大,就拼命去南海区落地。在佛山市投放的1000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中,南海区购置数量超三分之一,目前在南海区落地的电堆企业就有4家。

                              “在采购环节实行地方保护逻辑很好理解,既然政府要给奖补,为什么不奖补自己区域内的企业?”前述燃料电池业内人士表示,地方财政支付补贴是地方保护的重要原因,而另一面,补贴政策也会成为执行地方保护的工具。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发现,即使同在佛山市,不同区政府关于燃料电池车产业的补贴政策也不尽相同。如只有南海区对加氢环节有补贴,每公斤氢气售价60元,可获20元补贴。

                              “需要整车或车辆的电堆、膜电极等核心零部件在南海区生产,否则即使在南海区给车辆上牌,也享受不到这样的加氢补贴。”前述燃料电池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南海区有一套氢能发展规划,即使佛山市也很难摆平,因为南海区财政在出钱补贴。在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以1:1的比例补贴购置环节时,地补部分由佛山市级财政与下辖各区财政按照2:8的比例分担,因此市政府在统筹时也要照顾南海区的利益。”

                              多位受访业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达担忧,连佛山市内不同区之间都存在地方保护,示范城市群落地后又会怎样?

                              但是林俊峰认为,任何产业在初始阶段都会存在地方保护,“一个全新的产业,企业很难获得市场,所以必须要向地方政府谋求一定的市场空间,或者说是生存空间。伴随着产业发展,地方保护自然会被破除,因为地方的市场难以满足企业的发展需求。”

                              在市场蛋糕有限的情况下,企业看中地方政府给出的市场承诺,为此落地产能,政府则通过采购环节的地方保护与补贴政策兑现市场承诺,一些政府采购的价格也被推高。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地方公开招标的氢燃料电池公交车的均价达到260万元左右,最高价格是298万元一辆,最低价格也超过190万元,在电堆、系统厂商纷纷降价的情况下,车价为何越来越高?”赵吉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佛山市在2017年5月给车长8.5米、功率30千瓦的氢燃料电池公交车定价155万元~165万元,当时对应的系统价格是1.7万元/千瓦,现在即使车辆功率提升,但考虑到系统降价,如今60千瓦的氢燃料电池公交车的售价也应该与当年相差不大。

                              “虚高”,这是前述资深业内人士对于超过290万元采购价格的评价,但他认为,“其中的问题不一定是违规,可能更多的是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通过采购这样的形式给予企业某种变相奖励或补贴。”

                              骗补再无可能?

                              “燃料电池车的补贴力度肯定比之前要小,方式也不再简单粗暴,原来一辆车的补贴额度很直观,现在要算来算去。”飞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飞驰科技”)常务副总经理王光圣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国补”力度变弱,几乎是业内共识。

                              与几次退坡的纯电动车补贴不同,燃料电池车补贴只在2019年经历过一次幅度20%的退坡。退坡前,乘用车按照搭载燃料电池系统的额定功率进行补贴,6000元/kw,上限20万元,客车、货车为定额补贴,以推广数量最多的大中型客车、中重型货车为例,国补额度50万元/辆,地补以1:1的比例发放,每辆车100万元的补贴额度往往被业内视为对标的标杆。

                              “新国补”将原来的购车补贴转变为以示范城市群为单位,设定一系列目标,根据目标完成情况累计积分,1分对应10万元奖补。如示范城市群在4年内推广车辆超过1000辆,且车辆符合一系列技术指标,在2020年每辆车积分为1.3分。此外,对电堆等8项核心零部件的应用分别设置0.2分/辆、0.25分/辆、0.3分/辆三档积分。“我们计算过,如果地补仍以1:1的比例发放,‘新国补’政策下每辆车最多获得70万元左右的奖补。”赵德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但一系列技术指标相比之前有所提升,如燃料电池系统的额定功率门槛从此前的30kw提升至50kw。“一系列技术门槛并不低,一些比最初引进的巴拉德电堆的技术指标还要高。”王光圣说。

                              关键一项是对运营里程要求的调整,从两年内行驶2万公里,调整为示范期内平均单车累计用氢运行里程超过3万公里。“买完车后就停在那里,这样骗补的空间几乎不存在,而且特别提到‘用氢运行’,车不是行驶起来就行,没法再钻用纯电动方式行驶充数的空子。”王光圣告诉记者,现在国家监测和管理平台不仅可以显示每辆车行驶里程、加氢量的数据,甚至连平均加氢时间都掌握。

                              “南海区有一个自有监管平台,可以监测所有加氢站、氢燃料电池车,每一辆氢燃料电池车上都加装了相应的系统。”佛山市南海区发展和改革局副局长蔡德权告诉《中国新闻周刊》,3万公里用氢运营里程还是过低,“南海区设定的门槛是10万公里,3万公里还是留下了一些操作空间,如果是货车,雇司机拼命空驶几个月就能完成,但如果是10万公里,即使跑完就将车扔掉我们也认了。”

                              “一些车企现在不太考虑车究竟能够用多久,反正跑满3万公里就可以拿到奖补,之后车可能又被闲置。”有燃料电池行业资深人士透露,尤其是一些货车,可以拼命压低成本,甚至一些车型就是用来跑补贴的,以最低的成本,拿到最多的补贴。“补贴的结果不是鼓励好的,而是鼓励差的。”

                              对八大核心零部件分别设定积分被赵吉诗视为“新国补”的亮点,“这次更看重核心零部件有没有用新技术,比如膜电极,国家会做一个评比,前五都会获得奖补,性能指标并非在实验室测出来,而是至少推广500台车。这样的做法更加科学,实际是强调自主技术的产业化。”

                              “如果奖补直接给到零部件企业,这在锂电池时代是不可想象的,相当于支持我们做研发和迭代。”赵德澍告诉记者,锂电池时代补贴还是给到车企,一些有底盘资质的车企只要购买一些零部件组装一台车就可以拿到补贴。

                              地方补贴该怎么补?

                              随着“新国补”落地,地方的补贴政策也将进入新一轮调整期,怎么补?补多少?地方政府也在寻找新的平衡点。

                              此前,在车辆购置补贴环节,地补与国补的比例为1:1。“但广东的补贴政策可能更为激进,省发改委此前召开座谈会时曾放出口风,广东地方的奖补政策将按照燃料电池的功率核算,每千瓦大概2000元,相比于‘新国补’的标准更低。广东希望树立一个目标,即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氢燃料电池车的使用成本也要算得过来账,毕竟纯粹财政补贴的方式比较容易遭人诟病。”有整车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说。

                              在补贴之外,地方政府也需要找到更多政策抓手。“比如以行政命令要求某一领域更新的车辆中氢燃料电池车达到一定比例,再比如在路权上给予优惠政策。另外,政府也在牵头构建一些应用场景,如国有物流公司、环卫车辆、出租车等。”王光圣告诉记者。

                              蔡德权也向记者透露,南海区正在申请国家物流枢纽示范区,计划示范区内只有新能源物流车才能进出,通过路权倾斜创造市场。

                              “推广纯电动车与氢燃料电池车存在很大的差异,我国电网发达,在推广纯电动车时只要有建设充电桩的意愿,电线肯定可以铺设到位,而且成本很低。但是此前我们对于氢燃料电池车产业的关注更多放在制氢技术、燃料电池上,而没有考虑能源供应体系的问题。”赵吉诗说,“以前都呼吁购置车辆的成本太高,但在买完车后一算,全生命周期的氢气用不起,相比之下车反而不贵了。”

                              氢气因其易燃易爆的特点,被列入《首批重点监管的危险化学品名录》,储存、使用、经营和运输的都受到严格限制,氢气被作为危化品管理直接推高了其供应成本。

                              不少地方政府都提出要弥补基础设施建设短板,但关键是如何补贴?此前各地政府更多采用直接补贴加氢站建设的方式。如从去年4月1日起,山东潍坊对 2020年建成的加氢站,补贴标准按日加氢能力分为500万元、300万元和100万元。在佛山市南海区,建设加氢站可以拿到的最高补贴高达800万元。

                              “我们给佛山市的政策建议是不要补贴加氢站建设,而是补贴运营环节,加氢站每加一公斤氢气给予相应额度补贴。”赵吉诗表示,目前佛山市加氢环节没有补贴,更多是因为财政兜底公交车加氢费用,未来也会做出调整。

                              在此次“新国补”政策中也明确提到,奖补资金不能用于加氢站建设,转而为加氢环节设置奖励积分。“如果只要建站就给数百万补贴,建站方用的设备可能不够好,后续管理也跟不上,但能通过补贴收回部分设备投入,土地还在增值,加氢站就晾在那里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赵吉诗说,“发展光伏时不就吃过亏吗?只要建光伏发电厂就给补贴,但不管是否发电。”

                            【编辑:苏亦瑜】
                              2020年3月10日12-24时,山东省新增意大利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已送至青岛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目前共追踪到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1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教训太深刻了。我相信,我们未来肯定有各种的总结,不少的书籍,很多的电影电视。历史将记住这个不平凡的2020年,永远不要忘记那些眼泪和痛苦,奉献和牺牲!

                              会议指出,这次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教训极其深刻。事故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提出重要要求,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派出应急管理部与住建部联合工作组到现场直接指导救援工作,应急管理部全程连线指挥,国家卫健委派出专家组指导伤员救治。省委、省政府统筹指挥调度,迅速调集消防、武警、医疗等救援力量,与时间赛跑,千方百计救援救治。

                              教训太深刻了。我相信,我们未来肯定有各种的总结,不少的书籍,很多的电影电视。历史将记住这个不平凡的2020年,永远不要忘记那些眼泪和痛苦,奉献和牺牲!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GAP就T恤删改中国地图道歉外交部:听其言观其行

                              鲁磨路是武汉一条汇集LiveHouse和各种酒吧的年轻文化聚集街道,这里曾经彻夜狂欢,充斥着各种喧嚣。“VOX乐迷群”则是这群混迹鲁磨路的年轻人的线上阵地,疫情发生后,这个群改名为“鲁磨路救援”,曾经畅谈乐队和理想的年轻人们转而投入到武汉线上救援行动,他们井然有序的组织能力和高效率的行动力让人们看到了中国的年轻力量。  科学规范使用消毒剂,既可以预防疫情传播感染,又可以保护身体健康。但若使用不当,会适得其反,甚至造成危害。专家建议,在使用消毒剂时,应严格掌握“七个”基本原则。一、机关单位、居民社区、公共场所等负责消毒工作的人员需严格遵循消毒产品说明书,按照有关规定科学合理使用消毒剂,避免和减少消毒剂的滥用。二、消毒产品只能用在说明书标识的对象上,不可超范围使用。三、每种消毒剂应单独使用,不要混合使用不同种类消毒剂。四、严格按照说明书浓度配制消毒剂,保证说明书最短消毒时间。五、人体皮肤消毒主要针对手部等裸露部位进行,没有必要进行全身消毒,并优先使用75%酒精、碘伏和过氧化氢消毒液,不要自己配制消毒液进行皮肤消毒。六、家庭保存消毒剂要注意安全,不要使用饮料瓶盛放消毒液体,消毒剂放在儿童不能获得的阴凉处。七、在特殊场合配制和使用高浓度消毒剂或长时间使用消毒剂时,应穿戴防毒面罩(注意不是口罩)和防护手套(可用乳胶或橡胶手套,不可使用棉布或棉线手套)等合适防护用品;未穿戴合适防护用品,不可在密闭空间内配制和使用消毒剂。  医院死亡以延长患者生命(也就是延缓死亡)为中心。在这种模式下,病人失去了医疗自主权,临终演变成工业化医疗过程,死亡变成了医学事件。病人处在陌生而没有生活气息的环境下,也许戴着呼吸机、饲喂管,临终之时还在接受抢救,根本见不到亲友,孤独地死去。  “湘鄂人民同江同湖,同舟共济……我们自愿要求继续坚守在武汉战疫一线,直至夺取新冠肺全面的最后的胜利!”医疗队全体成员一线“再请战”,一致立下的决心书,按下鲜红的手印彰显敢打必胜的决心。

                            交通运输部:保障乘客安全也是网约车规范发展的底线

                              2020年3月10日12-24时,山东省新增意大利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例,已送至青岛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平稳。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目前共追踪到境外输入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10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177例:香港特别行政区120例(出院65例,死亡3例),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出院10例),台湾地区47例(出院17例,死亡1例)。  徐某某,男,70岁,有湖北以外地区旅行史,因咳嗽就诊,2月13日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转入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据报道,2月26日,中央批准:侯淅珉任吉林省委委员、常委。3月7日,吉林省委决定:根据工作需要,胡家福同志任省委秘书长、兼任省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书记,不再担任省委政法委员会书记职务;侯淅珉同志任省委政法委员会书记。

                            国产航母舰长公开亮相曾临危受命参与多国联演

                              截至3月10日24时,青岛市累计确诊6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境外输入病例1例),其中治愈出院58例,死亡1例,现有确诊病例2例,均在定点医院接受隔离治疗。累计已排除疑似病例304例,目前疑似病例为0。累计已解除医学观察722人,仍纳入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6人。  对于侯淅珉,高广滨说:侯淅珉同志政治素质好,党性观念强,善于从讲政治的高度思考工作、处理问题,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始终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工作思路清晰,重点突出,组织协调能力强,领导经验丰富,工作有魄力,推动工作力度大;经过中央国家机关和省直、地市多岗位锻炼,视野开阔,善于学习钻研,创新意识比较强;勤勉敬业,敢于担当,事业心责任感强,性格沉稳、待人谦和,公道正派、朴实低调,团结同志,要求自己严格。  胡家福说,“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获,有多少倾注就有多少深情。一路走来,虽饱尝艰辛、浸润汗水,但有幸见证、参与了吉林政法这一段奋斗历程,内心感到无比的骄傲、幸运和自豪。吉林政法战线是自己人生难得的一站,与吉林政法的缘分,是生命历程中的永远牵挂,是人生旅途中的恒久守望。今后,会一如既往地心系政法事业、关注支持政法工作。”  3月10日0—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4例,新增死亡病例22例(湖北22例),新增疑似病例31例。

                            扶贫干部倒在开会现场最后一刻还攥着扶贫手册

                              2月CPI处于高位,疫情防控下的交通管制推高了食品价格,但去年价格起飞的猪肉仍然是主因。疫情对物价还有拖累作用,服务消费价格走低,其中旅游、交通等行业受挫最明显。  更可喜的是,判决生效后,该案被作为典型案例在湖南省进行专门推介。如此一来,就能在更大范围内推动大家保护野生动物和食品安全。  最开始,医疗物资方面的知识对阿帕来说是盲区,于是他先从信息协调做起,然后逐渐介入到更高难度的救援行动中。这个过程并不是顺利的,关于救援行动的种种,3月12日,来B站(房间号:21990005)听阿帕讲述。  近几年,随着我国风险防控体系和应急管理体系的不断完善,基层的风险应对能力有所加强。但与正在加速形成的风险社会相比,基层风险治理短板仍存,基层风险治理水平亟待提升。

                            巡视组进驻两个半月后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来了

                             红网时刻3月11日讯2020年3月10日0-24时,湖南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0例,新增重症病例0例,新增死亡病例0例,新增出院病例7例。其中:  大时代,小人物。3月12日(植树节)晚间八点到九点半,三联生活周刊松果生活将在B站(房间号:21990005)举办一场名为“请回答:为爱而行”的线上直播演讲,并邀请您一起来倾听疫情发生时,那些奔波在战疫一线的凡人故事。  3月11日,据四川卫健委消息:[四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3月11日发布)]3月10日0-24时,四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无新增确诊病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4例,无新增疑似病例,无新增死亡病例。  在基层检察院刑事检察一线工作三十多年,目睹了国家刑事司法工作的变化,更亲身感受了刑检工作发生的变化。近几年检察机关职能的调整,捕诉一体、员额办案制的实行,屡屡成为社会热点的冤假错案,都深刻影响着刑检工作。新形势下刑检工作何去何从,事关刑检乃至检察的未来,值得每一个刑检人思考。

                            相关资讯
                            巡视组进驻两个半月后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来了

                              黄向阳在10日晚的讲话中透露:在沟通、协调过程中,部分受困人员或亲属提出要求补办证件、适当经济补偿;要求对直系亲属进行心理疏导等方面诉求。对能马上解决的,如提供生活便利、照顾病人;对分配在不同医院进行救治的家庭户安排同一医院救治等问题,已经第一时间安排解决。同时,协同有关方面继续积极会商补偿方案、补偿流程,区政府将尽快确定补偿相关细节,并第一时间与被困人员或其家属亲属对接,切实依法保障其权益。  编者按 日前,“法律读库”微信公众号发表《检察机关是刑事错案的第一责任人》一文,对捕诉一体和员额办案制改革背景下,如何严把审查批捕起诉关口、做优刑事检察工作进行了探讨。按照最高检领导要求,本报予以转发。针对文中一些观点,理论界和实务界可能存在不同声音,但无论如何,每一位刑事检察人员都应深入思考,作为指控、证明刑事犯罪的主导者,我们理应以更高站位、更高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按照“求极致”的工作目标要求,不断提升自身刑事检察业务能力水平,从而真正履行好在刑事诉讼中的主导责任。  导读:猪肉价格高位运行,仍是影响2月CPI的核心因素,结构性物价特征明显。2月核心CPI(刨除食品和能源)同比涨幅回落至1.0%(1月同比上涨1.5%),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国内零售、餐饮等消费受冲击。  据最新消息,在事故发生后的第四个彻夜搜救中,从11日凌晨4时43分开始,现场陆陆续续发现6名被困人员,可惜的是救出时都已没有生命体征。6名遇难者被找到抬出的时间分别为11日4时43分、4时45分、4时50分、4时53分、5时22分和6时30分。其中,5名遇难者(两大三小)为此间备受网友关注的“一家五口”。

                            台军:14日解放军运8干扰机于台湾海峡中线以西巡航

                              7日夜晚,救出了一名温州乐清籍的金某。而金某被救出的消息,还是金某自己借了医护人员的手机打电话向家人报了平安,大家才知道的。  当医疗不能治愈疾病、恢复健康时,病人可以适时从以进攻性治疗为主的“快医疗”,转向以症状管理、身心舒适为主的“慢医疗”,也即姑息医疗、临终关怀。姑息医疗于20世纪70年代成为一个明确的专业,致力于帮助病人维持良好的功能和生活质量。  上午8:30左右,第26号通告称,潜江优化调整市内交通管控、人员管理和复工复产措施。从3月11日10时起,除市域内高速公路、国省干线和农村公路对外通道设立综合防控点外,撤除市域内所有内设交通管控点,恢复正常交通秩序。从3月12日8时起,逐步恢复市域内农村客运、公交客运、出租客运以及渡口码头(跨市域渡口除外)。  阿帕是“鲁磨路救援”行动中的一员,2015年他从家乡内蒙古来到武汉,在鲁磨路看了第一场Live演出后,这里成了他的目的地。大年三十的下午,身在内蒙古的阿帕和群里的其他人开始了首次线上救援行动。原本陌生的彼此,因为共同的目标成为了战友,阿帕说:“在我看来,他们就是生活在武汉的一群平凡的年轻人。但我信任他们,他们也信任我,这就足够了。”

                            中央候补委员戴厚良出任中国石化董事长

                              3月10日0时至24时,北京新增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其中5例为意大利输入病例,1例为美国输入病例。新增报告疑似病例2例,均为境外输入;密切接触者44人,其中境外输入26人。治愈出院病例6例,分别从市区两级定点医院出院。其中有3名男性,3名女性,年龄最小的32岁,最大的93岁。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刑事诉讼活动的影响,对刑检工作乃至整个检察机关都意义深远,要以高度的责任感落实好刑事诉讼法的这一新规定。  导读:猪肉价格高位运行,仍是影响2月CPI的核心因素,结构性物价特征明显。2月核心CPI(刨除食品和能源)同比涨幅回落至1.0%(1月同比上涨1.5%),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国内零售、餐饮等消费受冲击。  大年三十那天,因为疫情原因,汪勇接到公司停工的通知,于是一家人早早关了店门吃了年夜饭,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汪勇在朋友圈刷到一名来自武汉金银潭医院的护士求助信息:“求助,我们这里限行了,没有公交车和地铁,回不了家,走回去要四个小时。”本来6点就发出的消息,至今没有人回应。汪勇心里记下了,辗转反侧之后决定接下这个任务,为了避免家人担心,他谎称公司临时加班。自此,快递员汪勇的救援行动开始了,从接送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上下班,为有需求的医护人员筹集餐食,到后来为了保障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和生活质量,筹集书籍和生活用品。只要有需要,汪勇都会冲上去。

                            热门资讯